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 关 键 字:
  •  

联系方式

名称: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

电话:0351-7526629

传真:0351-7526677

Email:jslawfirmnet@126.com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长风街和信商座17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刑事诉讼 >> 马秋哥:林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重一审辩护词

字号:   

马秋哥:林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重一审辩护词

作者:马秋哥浏览次数: 日期:2013-11-15 10:29

案情简介:
  林某因涉嫌贩卖毒品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一审认定林某贩毒两次,每次十克,共计二十克,林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裁定发回重审。重一审过程中,案件焦点集中在林某有无遭受刑讯逼供,林某是否有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
 

 

辩 护 词

林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重一审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林某父亲的委托,指派马秋哥律师担任林某涉嫌贩卖毒品、敲诈勒索、赌博案的重一审辩护人。辩护人的职责是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被告人无罪、罪轻,或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切实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经过法庭调查和举证、质证,辩护人围绕起诉书关于贩毒、敲诈勒索、赌博罪的指控,就本案事实、定性及量刑等问题发表以下几点辩护意见:

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某犯敲诈勒索罪、赌博罪不持异议,但对指控林某犯贩卖毒品罪存在异议。

一、关于非法证据排除的问题,被告人林某称遭到刑讯逼供,其所作供述依法应予以排除

在原审一审庭审中,被告人林某当庭供述了其遭遇刑讯的情况,并且其当庭提交了“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在辩护人多次会见及今天的庭审中林某均供述被刑讯逼供的情况。侦查机关的办案人员对林某刑讯逼供,迫使其承认两起贩毒的犯罪事实。

在原审一审的庭审及今天的庭审中,林某否认实施了贩毒的犯罪行为,并且同案犯段某某也否认贩卖毒品。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 因此根据非法证据排除的规定,对于林某被刑讯逼供取得的有罪供述应当依法予以排除。

二、指控被告人林某贩卖毒品的事实不清,林某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某两次将10克毒品贩卖给段某某和康某,但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的该两起犯罪事实不清:

(一)关于向段某某贩卖的10克冰毒

首先,同案犯段某某在原审一审及今天的庭审中当庭否认林某为其购买过毒品,并且在段某某的交待材料中未提到“林某为其购买过毒品”,而是提到“2011年6月份开始,我认识了一个卖冰毒的人叫康某,我所拿的冰毒都是由康某提供”。

其次,在林某、段某某、叶某某的供述和证言中,存在诸多不一致,不能相互印证:

1. 购买毒品的上线人物不相符

林某供称:叶某某先拿钱找“义哥”买货,而叶某某称:她接电话时就和“五哥”在一起,“五哥”身上装着冰毒,林某直接将钱给了“五哥”。

2. 购买毒品的过程不相符

林某的供述是先给了叶某某钱,她拿上钱去办货;段某某的供述是其让林某电话联系毒品,2个小时后来了一辆银灰色轿车,林某到副驾驶跟前向那女子购买了冰毒;叶某某的证言是林某打电话要毒品,其当时和“五哥”在一起,“五哥”身上装着冰毒,其就和五哥开着一辆银灰色轿车到自由空间网吧门口,见面后林某给了五哥钱。
(二)关于贩卖给康某的10克冰毒

首先,在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情况证明:我队民警先抓获犯罪嫌疑人康某,从而得知康某的上线名叫“叶某某”。既然康某的上线是叶某某,那么康某是不可能让林某帮其向叶某某购买冰毒的。

其次,林某、康某、叶某某的供述中也存在诸多不一致之处:

1. 购买毒品的价格不一致

林某称:康某给了他4500元;康某称:他给了林某4300元;叶某某称:康某给了我5000元。

2. 购买毒品的过程不一致

林某供述:康某给其打电话让其联系毒品,并给了其4500元,其拿上钱给了叶某某;康某证言:其让林某联系毒品,林某到其家后又下楼去接叶某某。林某下楼时,其给了林某4300元。叶某某证言:康某打电话要毒品,其身上装了1克冰毒,其和林某、康某、凯凯一起吸食后,康某又向其要10克冰毒,其拿上冰毒后到了康某家,将一袋冰毒给了康某,康某给其5000元。

三人供述的10克冰毒价格不同,即上线叶某某购买毒品的价格要比下线林某高,这是不符合逻辑的,由此可见三人供述和证言是不能相互印证的。

三、指控被告人林某贩卖毒品证据不足

本案只有林某、段某某的供述,以及康某、叶某某的证言,上述几人的供述均不一致。且作为证人的叶某某和康某未出庭作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证据可以证明林某贩毒,如通话记录、视频资料等证据,仅依靠几个不一致的供述,是不能做为定案依据的。

四、退一步讲,即便林某有购买冰毒的事实,但林某不以牟利为目的,不应认定为构成贩卖毒品罪

根据《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规定: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毒品数量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的最低数量标准的,对托购者、代购者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

本案中,是段某某和康某主动联系林某,让其帮助购买毒品,并且所购毒品都被各自吸食了,这一过程中林某并未牟利。因此,林某的行为不符合贩卖毒品罪的构成要件,即使林某有购买毒品的事实存在,也应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

纵观整个案件,从证据到事实均存在疑点,没有达到刑事案件 “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定罪标准。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恳请人民法院判决林某不构成贩卖毒品罪,以彰显法律之公平、公正。

 

此致

 

XX市XX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

     马秋哥   律师 
二O一三年十月八日

 

判决结果:重审一审判决林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案件评析:本案的焦点在于林某是否构成贩毒罪,因指控林某两次贩毒的证据只有被告人供述和证人证言,即林某与其 “上线”和“下线”的言词证据,但三者之间并不一致,出入很大。并且本案无证据证明林某购买毒品是以牟利为目的,无法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证明林某构成贩毒罪。一审判决其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是比较客观的。

所属类别: 刑事诉讼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